首页 政协章程 政协简介 政协领导 规章制度 机构设置
 
2012年委员优秀提案及点评  
3 王林洪 关于推进当前东城区网格化社会服务管理工作的建议
发布时间:2013年10月30日    信息来源:东城区政协

  2010年下半年,东城区被确定为北京市和全国的社会管理创新综合试点区。面对新形势下中央、市里对社会管理的新要求,顺应新区调整后居民群众的新期待,适应建设“首都文化中心区、世界城市窗口区”的新形势,东城区大胆实践、先行先试,积极探索“网格化社会服务管理模式”,走出了一条具有时代特征、首都功能核心区特色、东城特点的社会管理新路子。
  网格化社会管理模式在工作理念和具体实践上都是一次创新,它有效运用网格新理念,将精细化、数字化、科学化的管理手段移植到社会管理中,着眼于从体制和机制上解决当前社会管理工作中的深层次矛盾和根本性问题,将人流、信息流纳入网格化社会管理建设。一方面能够完善社会建设和社会管理理论研究和实践,另一方面推动基层社区在社会管理方面进行积极、能动地改革和制度创新,有效完成维护社会和谐稳定的任务。
  一、当前东城区各街道社会管理创新工作的推进情况
  今年以来,东城区社会管理创新综合试点工作进入整体铺开、全面提速阶段。网格化社会服务管理创新工作在3个试点街道继续先行先试、由点带面的同时,坚持边试边推、点面衔接,实现了全区17个街道全面推开和整体联动。工作中,各街道、各单位积极采取有效措施,进一步深化、细化、实化各项创新工作,并在发挥网格化模式作用、取得工作实效上下功夫。具体是:
  一是组织领导扎实有效,网格化社会服务管理创新工作推向了一个新阶段。各街道领导干部特别是党政一把手深刻领会、严格贯彻区委区政府关于社会管理创新工作的决策部署,做到硬道理和硬任务统筹抓,第一要务和第一责任一起担,把更多的精力和注意力放到社会管理创新的具体实践上,加强领导和协调,坚持改革和创新,使得各街道的社会管理服务水平不断提高,推向了新的阶段。
  二是基础建设稳步推进,上下衔接、运转顺畅的组织管理体系基本搭建。按照全区“三级平台,四级管理”的组织层级要求,各街道社会服务管理综合指挥分中心的“一办四组”和各社区的社会服务管理综合工作站的平台实体基本搭建,软硬件基本到位,并初步实现上延下联、整体运转。其中,安定门、东华门、永外街道均投资200-300余万元,建立了300多平米以上街道社会服务管理综合指挥分中心,与综治维稳中心进行整合,完成竣工并投入使用。
  三是人员配置整齐到位,协调、灵活、高效的网格运行机制已经形成。安定门、东华门、永外、体育馆路街道的各网格全部按照“7+X”模式落实了网格的力量配置。其中,七种“基础力量”(网格管理员、网格助理员、网格督导员、网格司法员、网格消防员、网格民警和网格党支部书记),各街道均实名制下沉配置到各个网格。相关街道还根据区域资源,配置了一些特色力量,如安定门街道的网格律师、东华门街道的网格工商、网格城管等,“一格多员、一员多能、一岗多责”的工作机制基本建立。
  四是信息化建设跨步前进,全面覆盖、动态跟踪、联通共享的社会服务管理综合信息系统初步搭建并启用。我区社会服务管理信息平台建设内容包括社会服务管理网格划分、标准规范编制、基础数据建设、系统平台研发、安全保障体系建设、试点示范及应用推广等六个部分。目前,覆盖全区的网格基础地理平台初步建成,动态更新的基础信息资源体系基本建立,实时全面的网格民情采集体系已经建成,高效规范的事件协同处理流程已经成型。
  五是解决问题重在实效,真正发挥网格化模式在社会建设和管理中的作用。各街道将社会服务管理的实际工作逐步纳入到网格化模式中,解决实际问题,取得工作实效。其中:东华门街道在社会管理创新工作中,形成了如亲情服务“6S”工作法、南池子社区的“帮吧”工作室、“智德社区互助会”、“仁和堂”民间调委会、“停车自管会”等一系列社会服务管理工作的特色、亮点;永外街道松林里社区的网格助理员在日常巡视中及时发现并上报一起小规模讨薪上访事件,街道相关部门迅速作出反应,将其成功化解,为社区网格“第一时间发现问题,第一时间解决问题”工作机制的建立积累了丰富的实战经验。
  二、各街道在创新实践中遇到的问题
  (一)街道社会服务管理综合指挥分中心的人员编制问题
  街道社会服务管理综合指挥分中心在网格化社会服务管理创新工作“三级平台,四级管理”的组织层级中发挥着承上启下的重要作用,统筹协调街道、社区、网格社会服务管理各项工作,工作任务较为繁重。目前,各街道社会服务管理综合指挥分中心的人员编制问题尚未解决。
  (二)社会管理创新的工作经费问题
  目前,全区社会管理创新综合试点工作运行以来,区财政一直没有给各街道拨付社会管理创新运行保障经费、由区综治办、区信息办和各街道办事处等用办公经费暂替支出。其中,安定门街道社会服务管理综合指挥分中心的信息化指挥屏幕由于资金问题受阻,没有到位。
  (三)部分同志对网格化社会服务管理模式的认识和理念问题
  网格化社会服务管理模式是新生事物,基层工作人员对一种新探索、新模式的接受并非一蹴而就的,尤其是改变固有的思维方式和工作方法,更需时日。一些单位和干部对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的认识还不足,学习实践还不够、改革创新的意识还不强,还缺乏有效的管理方法和手段。某些同志仍将“网格化社会服务管理”简单地看作是按片划分责任人的“土办法”;而某些同志对社会管理创新工作的紧迫性估计不足,认为网格化社会服务管理模式可有可无;某些同志没有认识到信息化手段对于社会管理的助推作用,认为是种工作负担等等。
  (四)需要对新整合招入网格助理员加强培训的问题
  随着网格化社会服务管理创新工作的不断推进,要求网格助理员不仅需要熟练掌握信息系统等业务技能,更需要做好各种群众工作的实战能力。经社会公开招聘的网格助理员来自不同职业,大部分是比较年轻的大学生,走家入户,做群众工作的能力急需提高,需要进一步加强培训,尤其是各种基层实践经验的传授。
  (五)网格行政化的倾向问题
  某些“条”上部门对网格化社会管理创新工作的认识存在偏差,很多职能业务工作不经过区创新办,直接布置给社区网格,甚至开展对网格工作人员的督查考核,造成“网格如筐,什么都往里装”的不良工作局面,使得最基层的社区和网格工作人员无所适从。
  三、解决上述问题的几点工作建议
  针对以上网格化社会服务管理创新工作中存在的问题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一)要以突破现有体制的决心在制度上有所突破
  作为新的管理模式就应该打破以前固有的编制、经费模式,要在制度上有所突破,拥有先破而后立的决心。建议区里按照“确保网格化社会服务管理的工作机构、办公场所、人员、经费四落实”的工作要求,并在编制、经费上有所突破,落实各街道社会服务管理综合指挥分中心的基本人员编制和区、街网格化社会服务管理创新的必要工作经费,确保基层有人干事、有钱办事、有条件办成事。按照新的管理思路确定新的编制、经费、人员隶属关系模式,以事定编定经费。
  (二)建议加强对基层干部群众进行宣传
  正确理解网格化社会服务管理创新工作的创新型、先进性。针对基层工作人员的思想意识问题应该定期分片有组织有计划地展开培训,不仅仅要在思想意识上强调网格化社会服务管理模式的重要性,更关键地要强调其实效性,让基层工作人员看到网格化社会服务管理模式带来的好处与变化。改变“网格化社会服务管理”简单地看作是按片划分责任人的“土办法”的想法。作为一种创新,必须要在开始时期加强试点效果的宣传力度,体现带头模范作用,其他街道社区才有足够的动力努力工作,迎头赶上。
  (三)进一步加强社会管理创新的队伍建设
  在加强区、街两级对网格工作人员统一业务培训的同时,积极探索整合后的专业协管员与新录入的网格助理员之间工作的协调机制,让有着丰富基层群众工作经验的社区工作者发挥传、帮、带的作用,帮助、带动新的网格助理员及时熟悉网格工作,尽快掌握群众工作技巧。
  (四)建议重点解决“最后一公里”问题
  以清除管理信息死角。网格化社会服务管理模式是一种扁平式管理模式,这种管理模式的效果仍然要解决最后一公里的问题。现阶段,社会的流动人口增多,生活方式改变,人人都生活在钢筋混凝土铸就的格子里,原先的居委会制度几乎都形同虚设。因此更应该对网格进行灵活规划,结合社区特点,在新的架构下发挥居委会的作用。基层组织工作人员也要下基层,转变在办公室里等事情的观念,要到社区、居民家中找事情。每个基层工作人员都要对“最后一公里”心中有数。真正建立起政府与居委会、业委会、党小组、社团等等联系群众纽带作用的团体的畅通渠道,打通信息与决策的屏障。
  (五)借鉴公司化管理经验
  向企业学经验、要经验。随着经济的发展,公司规模越来越大,公司结构越来越复杂。在一定的层面上一个公司既是一个小型的社会,因此借鉴大公司的管理模式来管理社会成为可行。在现有的网格化社会服务管理模式管理架构下,寻找可以借鉴的公司化管理模式、绩效考核办法等管理思路,将大大提高管理效率,清除管理死角。
  (提案人系民建东城区委秘书长)


  【提案点评】
  网格化管理,这是社会管理的一种创新,使管理精细化,操作起来也更加精准。该提案撰写格式规范,选题贴近民生、深入基层,注重以人为本,使百姓从中得到实惠。在详实的事例分析基础上,看到问题,社会网格化管理作为最小单元,是对基层工作的延伸,是基层政权建设的提升,继而提出一系列可行性的建议,将进一步推进东城区网格化社会服务管理工作。
 

打印】 【关闭
Copyright©Allright reserved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东城区委员会 版权所有
东城区信息化工作办公室制作